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详情

财富管理:在废墟中重建希望

 发布日期: 2020-06-25 来源:优选财富  点击次数:446次

导 语:财富管理行业,还有未来吗?

庚子年初的疫情,已经持续4个月了,国内的疫情防控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国民生活也逐步回到了正轨。但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还是给国内的经济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于是,网络上的各大经济学家对海内外的经济分析了个遍,悲观乐观的都有,深入浅出觉得谁说的都有道理。


但事实上,在疫情之下,一些企业倒闭,一些人失业,一些人降薪,再经由媒体和网络渲染放大,更多的人虽然工作、工资并未受到影响,但也感同身受,消费、投资都开始谨慎起来。然后一大波预测报复性消费即将到来的专家学者,纷纷被打脸。其实都在意料之中,国人对于财富管理,终究还是甩不掉对风险的恐惧,毕竟卡里的数字才是实实在在的安全感。


当然,对于风险的恐惧不仅仅因为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不确定性,还有去年夏季的百亿互联网金融平台崩盘,曾经的金融圈大佬投案自首,虽然大家这几年早就对互金公司倒闭习以为常,但一度被捧上神坛的圈内名人落得如此下场,还是让人唏嘘不已。


2019年,对于国内的投资人来说是惨痛的,多个财富管理平台爆雷,管理人锒铛入狱,整个行业哀鸿遍野,没错,确实该重新认识一下这个行业了。


每个行业都有它该经历的阶段,遭受过磨难,才会更加成熟。


但财富管理,还有未来吗?



01  偏离


雷就在那儿,你点或者不点,它都会爆!


时光回到十九年前,中国加入了WTO,对于中国来说这是开启全球化里程碑的一幕,国人第一次认识了世界,世界也认识了中国。入世前,国人总有这样的疑虑,担心降低关税会对中国经济带来冲击,害怕中国商品在全球化的裹挟下被淘汰。毕竟慈禧老太太留给后人的启发还是很深刻的。然而事实证明,有压力才有动力,对外开放的举措成功倒逼了中国国内各行各业开始深化改革创新,激发了经济发展的活力。


2003年,光大银行、招商银行第一批理财产品面世。


2004年,各大商业银行组织去海外、香港去学习,正式决定做财富管理的业务。


2005年,当“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的广告标语频繁出现在银行柜台的时候,国人还没那么有钱,有点钱要么存在银行,要么藏起来,不能露富还根深蒂固的长在国人的思想观念里。后来,全球化红利渐渐显现,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国人财富急剧增长。


也是05年,中国第二次大熊市结束,股票跌到998点,开始疯涨,国人才开始意识到,原来除了存款,钱还可以这么赚。于是,“理财”二字正式进入到了人们的视野,理财元年,就此开启。


那时候,理财产品少的可怜,据统计,2006年18家商业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仅仅有345款。行业发展到今天,这个数字不知道要在后面加上多少个零。


也就是那一年,信托正式登上历史舞台,最早也是与银行合作的通道业务。银行委托信托公司对某一项目发起集合或单一的资金信托计划,再由银行认购,等同于间接给企业融资,通过嵌套通道的方式隐藏资金端和资产端。


根据2012年发布的一份信托行业报告里提到,信托业真正的爆发是在07年,仅用一年的时间,就从3600多亿元猛增到9621亿元,虽对比现在的万亿级别显得有些不够看,但当时信托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确实让最早的一批投资人尝到了甜头,也让信托成为了当年理财产品的主力产品。


当年信托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收益高的时候有百分之十几,最低的也有8%,而且从不失信,永远兑付,信托等于无风险。于是在08年金融危机,股市惨淡,投资人血本无归的年份,是信托成就了理财。


与此同时,08年11月份,国家为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推出了“四万亿计划”,形成应对金融危机一揽子计划。


自此行业风声四起,越来越多的人也闻风而起。其中就有一支从某知名券商分离出来的团队,成立了私人金融总部,理想是要为高端私人客户提供高品质的财富管理服务。他们,便是后来的第三方理财的开创者诺亚财富的初创团队。


2010年,诺亚财富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同年,后起之秀钜派投资集团成立。2011年,中融信托靠着信托的业绩发展出四个财富中心,最大的一个财富中心,专职销售,华丽转身拆分成立恒天财富。此后,中融大干快上,又将旗下的财富管理中心发展成为新湖财富、高晟财富和大唐财富。从那以后,中植系开启了占据财富管理半壁江山的征程。


那时候,第三方公司赚的是什么钱,有牌照的可以赚资产管理费,没牌照的就只能代销项目赚佣金。创业财富管理公司,创始人们唯一的感受就是利薄,赚不到大钱,只能扩大资产管理规模,拼命的去外面找项目。但行业产品同质化太严重,所以只能不断的降低佣金去吸引客户。因为对于投资人来说,自带无风险标签的信托,在哪买都一样。那时候第三方真的很被动。归根结底,就是当年的通道业务是真的香,躺着就把钱挣了。


但国人日益增长的财富仅靠信托、保险等理财产品根本撑不起这万亿级别的市场,于是,更大的潘多拉魔盒应声开启!


2012年,证监会发布允许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成为通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出现了和信托相似的“产品管道”,信托公司不再是唯一输出理财产品的机构。群情振奋,券商、基金子公司一时间呈现井喷式增长,目的就是从信托的碗里抢饭吃。


2013年2月,《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公开征求意见。2014年3月,私募基金正式开始注册备案。


前后磨炼了二十年,私募基金产品终于挣脱了桎梏,也就是说私募基金管理人只要向基金业协会去备案,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用私募基金发行合规的产品。喜极而泣的私募,股权、债权无所不能。


同时,始于2014年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也迅速辐射到资本市场,引爆了中小创业公司,牛市再度出现,第二波“公奔私”高潮也随之到来。


到了2015年,私募基金管理人达到了25000家,第三方理财的发展和产品终于没有了瓶颈,大街小巷全都是财富管理公司。可也是那一年,资产荒悄然发生,这颗雷,渐渐显现!


当然,基金备案制的监管大放松带来的积极意义是极大的促进了我国金融业的发展,也起到了为实体经济融资补血的作用。那几年,全国经济形势一片大好,全国人民把酒言欢,其乐融融。


好景不长,同年年底,“e租宝”暴雷,被立案侦查。一个月后警方公布了e租宝非法集资500多亿。举国震惊,投资人们全都傻了眼,原来“理财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这句话不是闹着玩的。这也是发展至今整个金融业史上最大的一起非法集资案件,虽前无古人,但后来者定会居上。


也是这时候,监管机构开始注意上了影子银行。影子银行是游离于银行监管体系之外的信用中介体系。各大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以及P2P公司发行的非标类债权项目,是影子银行的主力军,在18年之前,头部前20家财富管理机构每年发行的债权类产品肯定会超过5000亿。而p2p最鼎盛时期可不止5000亿。


债权顾名思义就是借钱,借钱就意味着要放杠杆,放杠杆靠什么?靠的是信用!信用不破靠什么?靠的是资产不跌,靠的是现金流不断,靠的是借新还旧续命。可当资产下跌,现金流截断,借不到新,就还不了旧,债权非标一定会崩盘。可怕的是,我们正在见证。


2018年,去杠杆成为了金融政策关注的重点,之前几年不少产品是以保本理财和刚性兑付  

请输入提取密码×

注:请联系您的理财经理获取

温馨提示×
密码输入有误
客服软件
live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