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内参 > 详情

疫情加速,商业的逻辑已发生本质变化

 发布日期: 2020-04-24  来源:优选财富  点击次数:2099次

导 语:此次新冠疫情的爆发给全球经济和商业社会带来巨大冲击,逆全球化阴影扩大。 但是,从积极的方面思考,也加速了社会迈入新商业文明时代的步伐,企业建立与社会的命运共同体形成新的呼唤。

01传统商业文明转变的钟声已经敲响

 

在这样一个“危”与“机”并存的时代,企业尤其是优秀企业如何面对各种增大的不确定性,如何顺应历史发展趋势,使命与愿景是什么?这是值得许多人思考的问题。

 

如今社会正在从传统商业文明向新商业文明所转变,究其原因:

 

一是科技的进步,成为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催化剂和助推器,极大的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也使经济发展由传统的以自我为中心向开放、共享、互联的方向转变。

 

二是产业的升级,以往同质化、价格战导致行业陷入发展瓶颈和陷阱,亟需寻找新的突破口。

 

三是生态的改变,单打独斗的时代已成为过去,企业之间要通过搭建生态圈实现协作共赢。

 

那么,什么是传统的商业文明?

 

我认为,关心自我利益是传统商业文明的核心理念。

 

正如古典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称:以实现自我利益为目的行事的个人,会通过自身的行动增加公共利益”。

 

换句话说,仅关注自身收益的个人会在看不见的手的指引下,促进公共利益的发展。

 

传统商业文明的特征便是“股东利益至上”。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在1970年写道:“企业有且只有一种社会责任。那就是从事旨在提高企业利润的活动。”企业当然必须遵守法律。但除此之外,它们的本职工作就是为股东赚钱。

 

1997年,颇具影响力的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简称BRT),一个由近200家美国最著名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组成的协会,在一份正式的企业使命宣言中庄严阐述了这一理念。该组织宣称:“管理层和董事会的首要职责是对企业股东负责,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是企业对股东责任的派生物。

 

如今,传统商业文明转变的钟声已经敲响,新商业文明的时代已经来临。之前20多年来,美国的商业圆桌会议(BRT)一直明确地奉行股东至上的原则。

 

然而,在当今经济不平等加剧、对企业存在不信任感加深的氛围下,这个群体已经重新定义了自身的使命。

 

2019年8月20日美国商业圆桌会议发表“企业宗旨声明”,放弃长期以来坚持的“股东利益至上”原则,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包括为员工提供公平薪金和重要福利、支持社区、保护环境等。

 

这份由美国181家企业行政总裁签署的声明称,美国企业有责任提供利益给所有相关者,包括客户、雇员、供应商、社区等,而不仅是投资者(股东)。

 

上述“企业宗旨声明”的签署者包括科技巨头苹果和亚马逊、全球最大航空公司美国航空公司、美国银行业龙头摩根大通集团、大型零售商沃尔玛、饮品公司百事等企业的CEO。

 

虽然这份声明在很大程度上仅具有象征意义,但仍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一反约30年来认为企业是为股东而存在的观点,还放弃了企业优先为股东创造最大利益的原则。

 

对于这种存在已久的股东优先信条,拥护者认为是提高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回报,但批评者则指加深了不平等和其他社会弊病。

 

此次美国企业巨头表示放弃“股东利益至上”信条,不仅是企业管理原则上的重大改变,还是企业经营哲学的重大调整。

 

在新商业文明时代,我本人和一些中国企业家认为,企业价值是由客户与合作方的利益、员工的利益以及股东的利益所构成。

 

三者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形成了企业的价值。只有这三个边同等延长,或者说三方利益得到均衡满足,才能形成公司价值最大化。关于三者的关系,中国著名企业家马云从所有者的角度出一个排序: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

 

由此可见,新商业文明时代的理念不约而同。

 

02新商业文明的3个特征

 

“郭广昌为支援抗疫所遇到的困难产生了4次焦虑,这都归结于全球责任。”

 

什么是新商业文明时代?其特征有三:

 

1. 企业应主动追求社会价值的最大化

 

我认为,一个不会赚钱的企业不是好企业,一个只会赚钱的企业不是一个优秀的企业。优秀企业应主动追求企业的社会价值最大化,商业价值会不期而遇。

 

社会价值有三个主张:

 

一是关注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命运共同体。二是探索以新视角、新路径、新产品实现公平与效率同步提升。三是企业的社会价值应优先体现在其主业上。

 

如何认识和把握企业的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的区别?以人们最熟悉的互联网语言为例,用户价值就是社会价值,客户价值就是商业价值。习近平主席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其中绿水青山就是社会价值,金山银山就是商业价值。

 

在社会实践当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例如,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健认为自己公司的商业模式就是“为人民服务”,并且认为“为人民服务到位了,人民币就会为你服务”;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也提出华为的理想和使命是“成为世界企业,为全人类服务”。

 

由此可见,优秀的企业家们对企业应主动追求社会价值的理念已深入人心。

 

2018年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八届年会上,我起草并联合上百位企业家发起《社会企业家倡议书》,同时发表主旨演讲,提出新时代的企业家精神特征是追求社会价值的最大化,并且赋予社会价值以广泛和新鲜的内容,包括提供就业机会、开发创业平台、拥抱科技革命、推动节能环保、促进环境友好、拓展绿色金融、大力扶贫济困、实现各类人群的平等发展与社会共同进步。这份倡议书在企业家群体中引起广泛反响。

 

2. 关注相关者利益,构建命运共同体

 

新商业文明时代的企业要关注相关者利益,构建命运共同体。伴随科技进步引发的时代变迁,企业独立承担适应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成本过高,寻求外部合作,已成为绝大部分企业的必然选择。

 

比如腾讯,已拥有超过1400家的合作方,并且其高管表示,腾讯将合作方看作企业自身的“半条命”,由此可见腾讯对于合作方的重视程度。

 

新商业文明时代的企业关系,由竞争逻辑转向共生逻辑。竞争逻辑是“分蛋糕”、“抢蛋糕” ,共生逻辑是一起将“蛋糕”做大;共生逻辑可以协同创利,风险共担,有利于企业的健康与可持续发展。善于合作的企业,路越走越宽;单打独斗的企业,路越走越窄。

 

在新商业文明时代,追求社会价值已经成为优秀企业的使命,建立命运共同体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的杰出企业的愿景。

 

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2018年参加中国社会企业生态联盟大会时提出“在一个失败的社会里不会有成功的企业。

 

也就是说,要用长远的眼光看待商业的发展和股东的利益,从而得到长远、可持续性的发展方案。

 

这需要各企业主动思考周围的社会利益,企业利益和社会利益相结合才能实现双赢。

 

志向高远的企业往往会从长远的利益看问题,明白他们这样做不仅仅是利他,也不仅仅是为了慈善,他们知道行善本身就对企业有利”。所以,成功的企业必须自觉地建立企业与社会的命运共同体,推动社会进步。

 

在这场抗击新冠疫情的全球行动中,我国涌现出了一大批关心他人,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和个人,并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诠释了建立企业与社会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体现了新商业文明时代的精神。

 

比如复星集团定义为全球公司,在抗击心冠疫情中,实施全球资源、全球调配、全球行动,甚至郭广昌还为支援抗疫所遇到的困难产生了4次焦虑,这都归结于全球责任。

 

湖北企业家代表闫志,短时间内捐建10家医院;泰康同济(武汉)医院提前开业,提供上千张病床,接收新冠肺炎疫情患者等。

 

此外,还有阿里巴巴,联想,龙湖,新东方,远大集团等众多亚布力的理事企业都做出了巨大贡献。这种援助行动早已超出了国界。

 

他们背后的驱动力究竟来自于何处?我认为就是源于对企业与社会命运共同体的信仰,源自于企业社会价值的最大体现。前者是一种责任感,后者是一种使命感。

 

企业家在承担社会责任、做出社会贡献和展示奉献精神的同时,获得了巨大的品牌效应,由此也会对企业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这也会成为一种积极的社会效应。

 

3. 向上而生,向善而行

 

有人说未来是“危机的十年”。新冠疫情的爆发,使得国际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有专业学者认为,全球的经济衰退已经不可避免,生产价值链导致一些国家的产业回归。

 

同时,社会结构、产业结构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人口老龄化,产能过剩等问题也严重影响着我国经济。企业传统的封闭式的经济发展模式受到巨大挑战,跨行业的“降维打击“和新兴产业对传统产业的颠覆越来越频繁,部分产业即将被时代所淘汰。 

 

也有人认为未来是“黄金的十年”。中国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拥有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群体,提高内需拉动消费市场的潜力巨大。同时,中国消费升级迭代,全社会的消费品种以及消费结构也将产生巨大变化。

 

我认为,未来好企业将受益于“机”,落后企业受困于“危”。对于把握住了时代方向的企业来说,未来一定是“黄金十年”,等于给了他们弯道超越、与竞争对手拉开的差距的机会;而对于没有把握住时代方向或固步自封的企业来说,未来一定是灾难性的,或者是根本就没有未来。

 

企业应当根据历史发展的方向和趋势判断,主动寻求向上而生和向善而行,踏入新商业文明时代。

 

什么是向上而生?向上而生指企业充分借助新科技、打造生态圈,实现自我蜕变的过程。向善而行是企业自觉追求社会价值的集中体现,是满足客户需求的深层次归因,是企业创新服务能力的大幅度提升。

 

建立价值链和生态圈的企业在市场上明显强于单个企业,例如平安保险建立金融与科技的生态圈,泰康人寿建立起保险与医养大健康结合起来的生态圈。

 

未来占优的是生态圈之间的竞争,生态圈可能是一些相关联的企业群体,也可能是跨地区、跨国家的企业联盟,但更可能是拥有共同文化和价值观的企业组合。

 

共生逻辑的时代并不意味着没有竞争,而是竞争进入到一个新的水准,竞争的结果或许不是生态圈或企业的消亡,而是同化与升级。

 

这一竞争形式的转变节约了社会制度运行的成本,同时大幅减少了企业的经营风险,将带来巨大的社会价值。

 

什么是向善而行?向善而行就是做好事而不做坏事。不为眼前的利益所惑,而为长期利益所谋。

 

谷歌最早提出“企业不作恶”,腾讯的马化腾提出“科技向善”,我和保险界的同事也提出“保险向善”,深圳社会企业投资联盟提出“资本向善”。

 

为什么这个时期各行各业都提出向善的理念?这是科技进步导致的结果,是新商业文明时代的要求。

 

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我们不仅向湖北等地区捐赠了医疗设备和现金,在保险主业上也做了很多事情。其中包括:及时扩展产品责任,将新冠肺炎感染纳入意外险,并按被保险人意外身故或意外残疾责任的两倍赔偿。还取消了新冠肺炎病例在若干医疗产品当中的等待期和免赔额,取消定点医院的限制,简化理赔程序,开通绿色通道 ,努力发挥好保险在抗击疫情当中的社会功能。

 

向上而生,向善而行,体现了新商业文明时代的要求,指明企业发展的趋势。

 

向上而生就是要运用新科技推动企业与社会的共生共长,向善而行就是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创造人类生活的共享与共荣。

 

建立生态圈和命运共同体的企业,适合在新商业文明时代中生存与发展,同时更加有效的提高社会福利,让商业本质回归到人。

 


推荐

请输入提取密码×

注:请联系您的理财经理获取

温馨提示×
密码输入有误
客服软件
live chat